上清三真旨要玉诀

经名:上清三真旨要玉诀。撰人不详,约出朴南北期。系慕集早期上清派修行经诀而成。刘师培以为此书即陶弘景《登真隐诀》之缺卷。原书卷数不详,现存两种文本。一、敦煌P2576V号抄本;二、《正统道藏》洞玄部玉诀类。两本均有残缺。今合并为一#1。

上清三真旨要玉诀

(前缺文)

色元缝章衣,左手捧日精,右手执月光,填我上府泥丸宫中,三呼上宝真人,太虚资五炁流精,陶观我身,使五味口五咽,上仰咒曰:

高上真皇,五帝太虚,保我泥丸,玄映五形,三光朗耀,日月洞明,飞云流霞,陶注玉精,练容保魄,神魂自生,千变万化,升於紫庭。毕,引炁五过止。

五方命咒毕,摩两掌,拭两目,如此五年,面发金容,五内华生,玉藏保炁,神仙道成,三宫咸畅,真灵见形,乘空驾虚,白日升天。惟在密修,慎勿轻传。

夫修上法诵万遍之道,希真致灵,以求神仙者,当以八节之日,授刺灵山本命之岳,列奏玉清,三年勿失,则名书青宫,札系玉皇,玉华侍卫,金晨奉迎。此玉精真决,帝君宝篇,有得此决,计日升仙,妄泄神文,考及九玄,身没形残,长闭河源,惟在密修,道不虚言。

夏节之日,於本命岳,正中南向,叩齿卅二通,仰微咒曰:玄精阳明,元始帝灵,四景八炁,纬度天经,白元落死,元英注生,奏简灵岳,录闻玉清,高上帝尊,记甲真名,伏须告御,身谒紫庭,三官九府,靡不慎听。毕,咽炁九过止,还北向长跪,读简咒如后讫,埋简於绝岩之峰。

立秋之日正中,向西南叩齿卅二通,仰微咒曰:流炎四射,飞景启明,八炁交焕,齐落天经,九始告晨,上应帝灵,奏简灵岳,东华记名,长保玄室,晏景紫庭,三官九府,列我长生,与天同休,永保黄宁。毕,咽炁九过止,还北向长跪,读简咒同后法讫,埋简。

秋分之日正中,西向叩齿卅二通,仰微咒曰:少阴造运,八道开张,三象顺回,纬度天梁,元始勒正,齐契四乡,奏简玄岳,上闻玉京,上帝高尊,记名无英,三官落死,九府顺昌,自尔之后,三界司迎,乘虚驾烟,飞行太空。毕,咽炁九过止,还北向长跪,读简咒如后法讫,埋简。

立冬之日正中,西北向叩齿卅二通,仰咒曰:玄阴御晨,四运回天,八炁交度,三五周还,上帝告命,日吉启辰,奏名清宫,上补帝臣,承天顺命,拜谒玉晨,北酆落死,南宫度名。毕,咽炁九过止,还北向长跪,读简咒如后法讫,埋简。

冬至之日正中,北向叩齿卅二通,仰咒曰:阴精激炁,羽晨乘冥,二景交落,运度天经,九帝齐运,换采真名,奏札上闻,记契玉庭,五岳三司,威定我生,与日同光,与天同宁。毕,咽炁九过止,长跪读简咒如法讫,埋简。

立春之日正中,东北向叩齿三十二通,仰咒曰:阳精告始,玄炁射晨,二运交焕,三五反真,上帝有命,告我灵篇,投简神岳,永保飞仙,三官九府,度我河源,名参帝籍,长为玉宾。咒毕,咽炁九过止,还北向长跪,读简咒同后法讫,埋简。

春分之日正中,东向叩齿三十二通,仰咒曰:天精炁布,浩素流清,乘坝晨,回历五星,黄录映魂,东华保生,长享无极,亿劫肇龄,奏简玉阙,北帝落名,游历玄高,浮景紫清。毕,咽炁九过,还北向长跪,读简咒如法讫,埋简。

立夏之日正中,东南叩齿三十二通,仰睨曰:八炁维络,整位舞天,五迥七转,变化忽然,三练九试,改容易年,济景光缠,永保上仙。毕,咽炁九过止,还北长跪,读简咒如法讫,埋简。

高上紫虚玉皇大洞三景弟子,东岳玄静先生何玄明,年五十六岁,字子方国,以正月生,被三诚,应为臣谨开五岳灵山真神,三官九府十二河源讫,臣玄名上奏玉清。

右朱书银刺上,北向读刺毕,刺玄岩之下,勿令人得之。北向再拜,长跪读简毕,又叩齿九通,微咒曰:元始帝皇,高上玉真,金仙父母,玉华紫晨,万气总司,鉴真领仙,上校青宫,符灵神仙,名定录札,列奏帝前,谨开九府,三官河源,度名青篇,永保长存。毕,埋简。

此帝君素语妙决,传有骨分应仙之人。每至节辄如上法,令三年得廿四过投刺灵岳,则真皇注名,帝给玉童玉女各十二人。轻泄宝决,罪灭子身,明慎玄科,秘而奉修。

玉精决言:子能隐学清齐山岳,当以壬癸之日,刻青石黑书九天玉文,埋所住东方,临埋时东向叩齿九通,咒曰:青辱青辱,太山灵岳,九炁郁精,长灵幽黑,三田蓝波,四脚六目,上真宫宅,四域普告,千灵万精,靡不慎伏,玉帝有命,干者刑戮。毕,埋石深九尺。此帝君玉文填神上法,文如左:

此天帝君受九天丈人九天玉文,以黑书青石以埋所住岳东方,制万魔,致神仙真人来见,玉女卫形,慎勿传。

玉精决言:当以甲乙之日,刻赤石以青书九天玉文,埋所住岳南方,临埋时〔南〕#2向叩齿九通,咒曰:赤丹阳精,南霍万灵,郁箫育飙,垂幽入冥。帝官有位,浮命黄宁,自天以下,敢不慎听,有干者戮,有犯者刑。毕,埋石深九尺。此玉帝君玉文填神上法,〔文〕#3如左:

此帝君受九天丈人九天玉文,以青书赤石,以填所住岳南方,制万魔,致神仙真人来见,玉女卫形。得玉精真次,白日升天,秘慎勿传。

玉精决言:当以戊己之日,刻白石以黄书九天玉文,埋所住岳西方,临埋时西向叩齿九通,咒曰:白浩结罗,素云玄阿,西岳万精,乘炁逸波,元始告命,制御三华,四域八炁,悉为我家,有干者斩,有犯者嗟。毕,埋石深九尺。此帝君玉文填神上法,文如左:

此帝君受九天丈人九天玉文,以黄书白石,填所住岳西方,制万魔,致仙真人来见,玉女卫身,玉文自明,白日升天,秘勿传。

玉精央言:当以庚辛之日,刻黑石以白书九天玉文,埋所住岳北方,临埋时北向叩齿九通,咒曰:北方恒山,辰星之精,玄茫黑点,协炁放灵,上帝有命,玉文填生,三道扬威,所制不轻,宜各慎令,复尔真形。毕,埋石深九尺。此帝君玉文填神上法,文如左:

此帝君受九天丈人九,天玉文,以白书黑石,填所住岳北方,以制万魔,致神仙真人来见,玉女卫形,真决自明,白日升天,秘勿传。

玉精央言:当以丙丁之日,刻黄石以赤书九天玉文,埋所住岳中央,临埋时向王叩齿九通,咒曰:黄炁玄嵩,捴御五方,上垂元令,制妖伏王,于华伯扶,与魔同凶,天一帝灵,受命九阳,元始玉文,填神中宫。毕,埋石深九尺。此帝君玉文填神上法,文如左:

此帝君受九天丈人九天玉文,以朱书黄石,填所住岳中央,制万魔,致神仙真人来见,玉女卫身,真次自明,白日升天,秘慎勿传。

右玉精填岳上法,帝君受於九天丈人,口口之决。依上真玄科,七百年听传其骨应之人,自无玉名,不得妄宣、轻泄神文,考延七祖,殃灭子身,受者慎焉。秘文奉行。

传真决素语之要,依明科,皆资金鱼、玉龙、青文四十尺,金钮九双,本命之缯百尺,以誓九天之信。告盟穆清斋幽室,然后传。违信,师及弟子同罪,鬼官传受之身,各详慎而行。

西王母宝神起居玉经

紫微夫人抄出

夜卧觉常更,又急闭两目,叩齿九通,咽唾三过毕,反舌向喉中,乃摇动头项七过,以手案鼻之边,左右上下数十过,微咒之曰:

九天上帝,三元保婴,太上运华,玉室发精,七门召神,九房受明,耳聪目彻,通真达灵,天中之岳,和气调平,骄女云仪,明童英明,玄聪朗朗,百轩零零,保和上元,徘徊金庭,五藏曜华,耳目常生,神台讲峙,柱梁不倾,七魄藻练,三魂黄宁,太一携手,与我共并,五老混合,无英辅营,万凶消灭,万愿必成,日月守门,心徊景星,仙望所告,万神敬听。

卧觉辄案咒如此,勿忘之也。真道虽成,故常行焉。此《太上西王母宝神起居玉经》上法也。令人耳目聪明强识也。朗鼻中调平,不生洟秽,四乡八彻,面有童颜,制魂录魄,却辟万魔,此是真人起居之妙道也。所以名之为起居者,起居当行之故也。毕,又以两手拭面目,令小热以为常,每欲数之也。

阿母云:人之将老,面皮先从两目下始。又人之体裹炁少者,先从两鼻间始也。谓此二处皮裹之户牖,炁力之关津,故起居常行此法,以辟皮而炁力常保康和也。

西王母宝生无死玉经

紫微夫人抄出

无死玉经曰:手披华庭侧,迁延〔和〕#4天真,上入神间房,玉谷填天山,〔内〕#5源玄灵见,万魔自拭身,长生永无死,玉籍反帝君,由兆和天真,按#6此幽山源。

天真在两眉之间,眉内两角也,天真在一分下耳,是引灵之上房矣。

内原在鼻下人中之上本侧,在鼻下小入孔谷中也,是玄灵灭魔之门户矣。

华庭在两眉之下,对眉之中央,是彻〔视〕#7之津梁也。

旦将起,暮将卧,便急闭目,以舌反向喉中,咽唾三过,急以手案此三处各三九过,当阴案之,勿举手也。以为常,令人长生无死,降灵彻视,塞灭万鬼之道。手案既毕,而微咒曰:

太上虚皇,开散玉庭,金房煌朗,翠台郁青,我摄三道,灭鬼生灵,我既无死,亦能无生,常生〔自在〕#8,回老反婴,魂魄柔练,五神安宁,回飙灵输,北谒玉清,上升太无,与日合并,遂为真人,帝君合冥,三无所告,万神敬听。

有楚庄公时市长宋原甫者,有善心,恒自扫除一市中,久乃〔有〕#9一乞食人,入市经月,旦乞歌辞曰:天挺生金华,内源彰阴耶,玉谷参玄乡,琼无互扶罗,天真立日上,飞〔药〕#10吐灵妙,清晨案天马,徊驾神玄家,仙人来入室,又以拭百魔。临去,又题市门如此。楚一市人无解者,而原甫意中忽悟,疑是仙人,但不解其歌旨耳。遂乃叩头谘请,久久不已,乞人告之曰:吾实真人者也,此言是昆仑王母宝生无死之道,知者使人不死。遂授原甫要法施密央,积廿年,原甫白日升天,今在玄州,位为仙卿。楚市乞人,是南岳真人赤松子矣,分形布影,假适尘浊,游#11眺嚣秽,招延冥会也。

清灵真人裴君说神宝经

求要道,先令目清耳聪,为事主也。且耳目是寻真之梯级,综灵之门户,得失系之而立,存亡须之而办也。今钞经相示,可施用也。

消魔上篇曰:耳欲得数案抑其左右,示令无数,所谓营#12治城郭,名书皇籍。鼻亦欲数得案其左右,唯令数耳,所谓灌溉中岳,名书帝录。

此二条出方丈台昭灵李夫人口次,九月十二日夜喻。

道日,恒以手案两眉后小穴中三九过,又以手心及指摩目下权上,以手提耳,行三十过,摩唯令数无时节也。毕,辄以手逆乘额三九过,从眉中始,乃上行入发际中,口傍咽唾多少无数也。如此常行,目日清明,一年可夜书。亦可於人中密为之,勿语其状。

眉后小空中,为上无六合之府,主化生眼晖,和莹精光,长珠彻童,保练目辰,是真人坐起之上道也。一名曰真人常居内经。真人喭曰:子欲夜书,常修常居矣。真人所以能旁观四达,使八遐照朗者,寔常居之数明也。

目下权上,是决明保室归婴至道,以手提耳行者,深明映之术也。於是理门血散,皮兆不生,目华玄照,和精神盈矣。夫人之将老,鲜不先始於耳目也。又老形兆,亦发始於目际之左右也#13。

夫修真之诀,每以旦夕凝神定息,良久以手乘额上,内存赤子,日月双明,上元欢喜,三九始眉,数毕乃止。此谓手朝三元固脑坚发之道也。头四面以手乘之,顺发就结,唯令多也,於是头血流散,风湿不凝。都毕,以手按目四眦二九,觉令〔见〕#14光分明,是检眼神之道,久久为之,得见百灵。

《赤字经》#15曰:常能以手掩口鼻,临目彻视久许时,手中生液,追以手摩面目,常行之,使人体香。

《太上天关玉经》曰:常以手按目近鼻之两眦,闭气为之,气通辄止,吐而复始,常行之,眼能洞观也。

右二条南狱魏夫人所出。

《丹字紫书三五顺行经》曰:坐欲闭目内视,存见五脏肠胃,久行之,自得分明了了也。

《太素丹景经》曰:一面之上,常欲得两手摩拭之使热,高下随形,皆使极匝,令人面有光泽,皱斑不生,行之五年,色如少女,所谓山川通气,常盈不没。

《丹景经》曰:先当摩切两手令热,然后以拭面目,毕乃顺手摩发,如理栉之状,两臂〔亦〕#16更互以手摩之,使发不白,脉不浮大#17。

《大洞真经精景按摩篇》曰:卧起当平气正坐,先叉两手,乃度掩项后,因仰面视上,与项争,使#18项与两手争也,为之三四止,使人精和血通,风气不入,能久行之,不死不病。

又屈动身体,申手四极,反张侧掣,动播百关,为之各三。卧起,先以手巾若厚帛,拭口四面及耳后,使圆匝热,温温然也,顺发摩头#19,若理栉之无在也,良久摩两手以治面目,久行之,使人目明而邪气不干,形体不垢腻,去秽也。都毕,而咽液三十过,以导内液。

右一条出《大洞精景经》中也。

西王母反胎按摩玉经#20

紫微夫人抄出

养生之道,以耳目为主,杂视则目暗,广忧则耳闭,此二病从中来而结疾,非外客之假祸也。所谓闻道难也,非闻道之难,行道难也,非行道之难,而终道难矣。若夫耳目乱想,不遣艰难,虽复足蹑仙阁,手攀龙辕,犹无益也。

反胎按摩#21,常以阳日。月一日为阳。每阳日之旦,阳日之夜,夜卧觉,旦将起,急闭目向本命之方,以两手掌相摩切,令小热,各左右拭按两目就#22耳门,令两掌相交,会於项中九过,又存两目中各有紫赤黄三色云气,各下入两耳中,良久,阴祝曰:

眼瞳三云,明目真君,英明注精,开通帝神,太玄云仪,玉灵敷篇,保利双阙,启彻九门,百节应响,回液泥丸,身升玉官,列为上真。祝毕,咽液三过,毕乃开目。以为常,阳日坐起,常可行此,不必旦暮也。行之三年,耳目聪明。

理发常向本命,既栉发之始,而阴祝曰:

太帝散灵,五老反神,泥丸玄华,保精长存,左拘隐月,右引日根,六合清炼,百神受恩。毕。常#23行之,使人头脑不痛。

《太极绿华经》曰:理发欲向王地,既栉〔发〕#24之始,而微祝曰:

泥丸玄华,保精长存,左为隐月,右为日根,六合清炼,百神受恩。毕,咽液三遍。能〔常〕#25行之,使发不落而日生。当数易栉,栉之取多而不使痛。亦可令侍者栉取多也,於是血脉不滞,发根常坚。

右二条安九华所告令施用。

坐卧常欲鼻孔向本命,饮食亦然,若不得向本命,常向东北及西北亦佳,此二处是天地魂魄之门津也。

又卧常自左右摇动身体,数十过毕,又两手据后面,举头向天,左右摇动二十一过毕,平坐举手指天,良久毕。又摩两掌以拭目,傍至两耳,又良久,阴祝曰:

前搏后指,天帝上客,左盻右顾,长生大度,仰头喘食,太一相极,却目龙隐,司命同翰,饮食胎元,交阙昆仑,徊倒双忌,真人同志。祝毕,暂引气闭之,存脐中赤气大如珠,出外入鼻中,如此三过,按摩之道都毕,使人百关通利,长生不病。

《紫度炎光内视中方》曰:常欲目闭而卧,安身微气,使如卧状,令我并人不觉也,乃内视远-听四方,令我耳目注万里之外,久行之,亦自见万里之外事,精心为之,乃见百万里卧事也。又耳亦常闻金玉之音,丝竹之声,此妙法也。四方者,总其言耳,当先一方而内注视听,初为之实无仿髴,久久神自入妙。

《大洞真经高上内章》遏邪大祝上法曰:每当经危险之路,鬼庙之间,意有疑难之处,心有微忌,勅所经履者,乃当反舌内向喉,咽液三过毕,以左手第二、第三指捻两鼻孔下人中之本,鼻中鬲孔之内际也,三十六过,即手急按,勿举指计数也,鼻中鬲之际名曰山源,一名鬼井,一名神池,一名邪根,一名魂台也。捻毕,因叩齿七通,又进手心以掩鼻,於是临目,乃祝曰:

朱乌凌天,神威内张,山源四镇,鬼井逃亡,神池吐气,邪根伏藏,魂台四明,琼房零琅,玉真巍峨,坐镇明堂,手晖紫霞,头建神光,执咏洞经,三十九章,中有辟邪龙虎,截狱斩岗,猛狩奔牛,衔刀吞枪,揭山攫天,神雀毒龙,六头吐火,啖鬼之王,电猜雷父,掣星流横,枭磕驳灼,逆风横行,天禽罗阵,皆在我傍,吐火万丈,以除不祥,群精启道,封落山乡,千神百灵,并首叩颗,泽尉捧炉,为我烧香,所在所经,万神奉迎。

毕,又叩齿三通,乃开目,除去左手。〔手〕#26按山源则鬼井门闭,手薄神池则邪根散分,手临魂台则玉真守关,於是感激灵根,天兽来卫,千精震伏,莫干我真。此自然之理,〔使〕#27忽尔而然也。

鼻下山源,是一身之疵津,真邪之通府,不真者所以生邪气,为真者所以遏万邪,在我运摄之耳,故吉凶兆焉。明堂中亦一身之神池,死生之形府,七魄元室,三魂灵宅,存其神可以眇乎内观,废其道所以致乎朽烂,故由我御,慎顺其卫,生悔吝定也。

右四条,出《大洞真经》高上首章。

太虚真人曰:风病之所生,生於丘坟阴湿,三泉壅滞,是故地官以水气相激,多作风痹,风痹之重者举体不遂,轻者半身不遂,或失手足也。常梦在东北及西北经故居,或见灵床处所,正欲与冢气接耳。墓之东北为绝命,西北为九厄,此皆冢讼之凶地,若见亡者於其间,益验也。若每遇此梦者,卧觉当正面向上,三琢齿而祝曰:

太元上玄,九都紫天,理魂护命,高素真人,我佩上法,受教太玄,长生久视,身飞体仙,冢墓永安,鬼讼塞关,魂魄和悦,恶气不烟,妖魅魍魉,敢干我神,北帝呵制,收气入渊,得录上皇,谨奏玉晨。如此者再祝,又三叩齿,则不复梦冢墓及家死鬼也。此北帝秘祝,有心好事者,皆可行之。若经常得恶梦不祥者,皆可按行此法,於是鬼气灭亡,邪魅散形也。

手臂不援者,沈於风毒气在脉中,结附痹骨使然耳,自宜针灸则愈,又宜按北帝曲折之祝,若行之百过,疾亦消除也。先以一手徐徐按摩疾臂,良久毕,乃临目内视,咽液三过,叩齿三通,心微祝曰:

太上四玄,五华六庭,三魂七魄,天关地精,神府营卫,天胎上明,四支百神,九节万灵,受录玉晨,刊书玉城,玉女侍身,玉童护命,永齐二景,飞仙上清,长与日月,年俱后倾,超腾升仙,得整太平,流风结痾,注鬼五龙#28,魍魉冢气,阴气相回,凌我四支,干我盛衰,太上天丁,龙虎耀威,斩鬼不祥,风邪即摧,考注匿讼,百毒隐非,使我复常,日月同晖,考注见犯,北辰收摧,如有干试,千明上威。毕。

《太上录淳散华经》上按摩法,常以生气时咽液二七过,毕按体所痛处,向王而祝曰:

左玄右玄,三神合真,左黄右黄,六华相当,风气恶疾,伏匿四方,玉液流泽,上下宣通,内遣水火,辟除不祥,长生飞仙,身常休强。毕又咽液二七遍,常如此则无疾,又当急按所痛处二十一过也。

右一条,十月二十二日沧浪云林宫右英夫人所出。

《消魔上灵经》曰:若体中不宁,当反舌塞喉,漱津咽掖无数,须臾不宁之痾自即除也,当时亦当觉体中宽软也。

右一条,出《消魔上灵经叔》中。

梦寐不真,魄协邪气以挠其心,欲伺我神之间伏也。每遇恶梦,但北向启太上大道君,具言其状,不过四五,则自消绝也。

青童君口诀曰:夜遇恶梦非好觉,当即反枕而祝曰:

太灵玉女,侍真卫魂,六宫金童,来守生门,化恶反善,上书三元,使我长生,乘景驾云。毕,咽液七过,叩齿七通,而更卧。如此四五,亦自都绝也。此祝亦反恶梦,而更为吉祥也。

右十一月十三日夜右英夫人所出。

夫玄象灵枢,达观所适,冲心秀朗,虚浪神味,咀吸太和,体气清寥,於是琼振奏响,万籁冥招矣。夫气者神明之器匠,清浊之宗渊,处玄则天清,在人则身存。夫生死亏盈,盖顺乎摄御之间也。欲服六气,常以向晓面#29丑寅之际,因以天时造始#30,必以方面此之时也。太霞部晖,丹阳诞光,灵景启晨,朱精发明之始也。先存日如鸡子在泥丸中,毕乃吐出一气,存气为黑色,名之尸气也;次吐二气,存气白色,名之故气也;次吐三气,存气为苍色,为之死气也。思以其气吐,亦良久也。凡出三色,合吐六气也。毕,又徐徐纳引黄气四过,毕辄咽液三过,为之三毕,乃存泥丸中日上从目中出,当口前,令相去面九寸,临目仿髴如见之,复乘日#31纳引,取赤气七过,七过毕,复咽液三过止,乃起坐,动摇四体,俯仰屈申,令关脉调转,都毕也。存咽液,须令青色。夜亦可存月在泥丸中,如存日法。若存月,当以月一日夜至十五日佳,从十六日至三十日是月气衰损,天胎亏缩,不可以夜存月也。此法至妙,能行者神仙,所以吐纳胎漱,呼吸明真,呼召五咽,体得自然,魂还绛宅,魄归泥丸,所以长生也。岂同操幽谷之阴气,求奔马之灵神,步涉海以求济,策毛车於火山。可不慎哉,可不慎哉。

右出《西王母叙诀》。

乙丑岁兴宁三年七月四日夜,司命东卿君来降,侍从七人入户。其一人执紫旎之节,其一人执华旛,一人执十绝灵婶,一人带录#32章囊,三人捧白牙箱,箱中似书也,其一人握流金火铃,侍人并朱衣。司命君形甚少於二弟,着青锦绣裙,紫毛帔巾,芙蓉冠,二弟并同来侍立,命坐乃坐耳,言语良久。七月六日夜,司命君又降,良久,喻书曰:若必范玄秉象,清静罕时,遂拔群幽藻,戢翼高栖,感味上契,渊停岳峙,萧寥玉篇,玩宝神生,遗放俗恋,调弹清灵,澄景虚中,五道发明,色绝化浪,欲与淡并,空洞冥衢,无视无听,尔乃远齐妙真,重起玄觉,明德内圆,灵摽外足矣,终能策云軿以赴霄,书司命之丹录耳。若精散万念,为生不固,气随尘波,心不真舍,适足劳身神於林岫,实有误於未觉也。其道微而易寻,其道艰而难得乎。

月五日夜半,存日象在心中,日从口入也,使照一心之内,与日共光,相会毕,当觉心暖,霞晖映验,良久乃祝曰:

太明育精,内炼丹心,光晖合映,神真来寻。毕,咽液九过。到十五日、二十日、二十九日,复如上作,使人开明聪察,百关鲜彻,面有玉光,体有金泽,行之五年,太一遣宝车来迎,上登太霄。行之唯欲数,不必此数日作也。

右一条出《消魔经》中南狱赤君内法。

又曰:临食上勿道死事,勿露食物,来众邪气。又数澡浴,每至甲子日当沐,不尔当以每月旦,使人通灵。浴不患数,患人不能耳,荡炼尸臭,而真气来入。

右玄师魏夫人所勅,使施用。

《太上九变十化易新经》曰:若履殗秽及诸不争处,当先澡浴盥沐,解形以除之,其法用竹叶十两,桃皮削取白四两,以清水一斛二斗,於釜中煮之,勿令沸出,适寒温,以浴形,即万秽消除也。既以除秽,又辟湿痹疮痒之疾。且竹虚素而内白,桃即却邪而斥秽,故用此二物以消形中之滓秽也。天人下游既反,未曾不用此水以自荡也。至於世间符水祝漱外舍之近术,皆莫比於此方也。若浴者益佳,但不用此水以沐耳,炼尸之素浆,正宜以浴身耳,真奇秘也。

右玄龙羽宫紫微王夫人所勅令用之。

常以月十日、十七日、二十七日,夜人定时,视北斗口中有大星,便称天师、祭酒臣某,稽首再拜,谨白通达,乞赐长生。常以黄昏按目眦,存神光,令晃昱赤黄则吉,勿忘也。形一神万,不可得乱。欲卧,当卧念身神,欲起,当起念身神。此三法。

右出《道要》中。

鸡呜欲起,先屈左手啖盐指,直右手瞰盐指,以相摩,并祝曰:西王母女名益愈,赐我丹药,受之於口,积精摩形。常以鸡呜,二七咽液,除目芒芒,致其精光,彻视万里,备见四方。咽液二七过,以指摩目二七,令人目不瞑,所谓唾手阳明摩目者也。

右出九都中。

次啄齿,口为天门鼓,三十六啄,纵漱醴泉,三咽之,名曰呜天鼓,存身万神也。

右出众书中。

旦起便东坐,以两手相摩令热,以手摩额,上至头上,满二九十八止,名曰泥丸也。

次两手相摩令热,以摩面,入发中,三周而止,能尽摩身躯又佳,名曰乾浴也。

次两手相摩,乘额讫,以手叉两耳,极上下之二七止,令人终已不聋。

次缩鼻闭气,以右手从头上引左耳二七,复以左手从头上引右耳二七止,令人长生。

次起着衣,当衣带戊己。假令甲戌旬,向寅地;甲寅旬,向午地;甲申旬,向子地;甲午旬,向戌地;甲辰旬,向申地;甲子旬,向辰地。所谓衣带戊己,长不寒也。

次起行,当先前左足,因言乾,次前右足,因言元,次前左足,便言亨,次前右足,便言利,次前左足,便言贞。如此毕矣,名曰行步乾元也。

诣请自说姓名,左直神,右直神,土司命,青夫人,绝某甲死籍,入门君,与夫人。可诺,亦窃言之,勿令声高彻也。

溲便向六丁。假令甲子旬,向丁卯,溲向卯地;甲戌旬,向丑地;甲申旬,向亥地;甲午旬,向酉地;甲辰旬,向未地;甲寅旬,向巳地。所谓溲便六丁所向也。

右八条出《自然经》中。

欲饮食,先说姓名,建身为道,身为天府,道父道母,真人仙人,神人圣人,我合共饮食,神男玉女,侍在左侧,持我仙录,生生无极。

右出《道要》中。

服日月精法,月朔旦,日出高三丈许,遥望见便握固禹步,以口遥引取日精二七十四口,咽之。可将三人入瘟病家,他病终不能着所将从人,经常之,令人老寿。月生三日,月出於庚上,两手握固西南行,向月禹步,以口遥饮月精二七十四咽之,终年无疾病。亦可入丧家,日月照瑕秽。

右此二条,食日饮月,万气皆消除也。

与道俱生,与神同堂,真人某甲,常谁言亡。右耳呜说语。

与道同居,与神同室,真人某甲,寿命天地相毕。右前呜说之。

与道同室,与神同功,真人某甲,寿命天地同合。右后呜说之。

每欲夜行,呼天蓬,当我者前,兼辟虎狼。右夜行说之。

常以朝暮北向,先存五藏气,想肝气正青,心气正赤,肺气正白,肾气正黑,脾气正黄,思五藏气定,叩齿三十六通,祝曰:

天蓬天蓬,九元杀童,五丁都司,高刁北公,七政八灵,太上浩凶,长颅巨兽,手把帝钟,素枭三晨,严驾夔龙,威剑神王,斩邪灭踪,紫气乘天,丹霞赫冲,吞魔食鬼,横身饮风,苍舌绿齿,四目老翁,天丁力士,威南御凶,天驺激戾,威北衔锋,三十万兵,卫我九重,辟尸千里,又却不祥,敢有小鬼,欲来见戕,攫天大斧,斩鬼五形,炎帝烈血,北帝然骨,四明破骸,天猷灭类,神刀一下,万鬼自溃。

右祝鬼,四言一叩齿为节也。天下万鬼,莫不威伏,有欲来害者,闻此祝即便消灭,北帝大魔,常畏此祝,常能用之,可横行天下,神鬼伏从。不可妄言有此祝法,常秘而行之。师口诀曰:身未精洁,不可轻行咒法,子宜慎之。

常以鸡呜时握固,戴天柱,叩齿二七通,思十二父母绕头,思二十四神人布在身,思二十四贤在地绕身,便以左脚踵塞大孔,更急握固,反舌向喉中,闭气,思王气在前,思天下神祇、山川五岳精灵神官,下及一切万民,皆来朝己,从天至地,莫不震伏者,毕乃通息。

右太一包天大禁法。

魄昼日在左目下,暮在鼻下人中,常以旦暮,以右手第二指阴按之三过,微祝曰:

七魄澡炼,不动不倾,长与三魂,隐伏帝庭,保和三元,通真达灵,万凶消灭,我得长生,遂为真人,上升天庭。

右太一制七魄法,常行之,三魂保守,七魄长安,无复死时,常行之,勿使人见。

若登斋入室,当先驱除以辟鬼病,又防百试,乃宽内府而祝之,北向叩齿三十六通,乃微言於玉清琼元君曰:

六天大魔王,受制幽寥无,巨兽赤甲,毒龙四喉,白鼠仰呜,奋爪振豪,万精幽匿,灭邪破妖,天丁一如,五岳启朝,风火征伐,九天扇飙,照矣。於是重挺闭视,澡练容精,调研三宫,存一六庭,帝君撰晏,卿辅并明,和适气液,朝谒九灵,五神安迭,津源流盈,白元启真,无英布生,洞景潜朗,四德以平,晖皓内宝,歌玩洞清,太素列图,寿亦不倾。

本命之日,及有心震之地,闭关精思,叩齿三过,安气呼吸,正身北向,心存而微言曰:

罗勒那朝,方奈关练,班目勃队,惮漠巨蛇,赫察白鼠,丹梨大魔,真馥广敷,虚灵峙霄,总览吉凶,发洞畅幽,舞眄众品,领括繁条,百方千涂,莫不豁寥,天地齐度,孰云能雕。

右二条出《洞真金玄八景玉箓》咒法,不可轻咒,慎之。

大寒者以鼻取气,三咽不息,为咽取气即止矣。

大热者以鼻取气,再咽令迟,亦先鼻内气,后口呼出气,热即止。

右二条出《黄子行气经》中。

尔时八万五千金刚神为护法,故调伏幽明二众之心,而说咒曰:

雷火明空,神光朗幽,毒龙四据,灵虎八周,头巾七星,足踏斗牛,神刀列宿,金钩耀精,元首威兵,腾步虚行,中绝妖邪,下灭游精,抽肝出胆,翻肠绝脉,左斩右到,煎烹后馘,截妖气原,收束众怨,啖鬼使者,摧拉生吞,巫俗歌鼓,饮血食肉,形膻骨臭,魍魉翻覆,腥躁秽贱,心形谄讟,神杵碎首,金刀刎腹,藏凶匿害,忽来降伏,左秉金符,右持罪目,太一金铃,虚皇玉节,知过不改,悬首自截,何妖不丧,何精不灭,六神不藏,七星裂血,上有天师,下有金刚,齐称降气,口吐灵芒,饮以丹池,饴以玄霜,五藏生华,长存不疆。

尔时大鬼王四目电身,同为护法,消灭不祥,守卫道场,察奸纠过,降伏恶人,及诸外道,无止信者,而说咒曰:

神风拂尘,倾拔邪根,六天丧精,五毒亡冤,金头铁齿,啖鬼亡魂,桃光列户,双景曜门,奔星杀气,朗然无畏,百脉川流,七经调理,神安体平,长存不死。

右二咒出《太上玉清经》第七《道化四夷品》。

酆都宫颂曰:

纣绝标帝神,谅事遘重阿,炎如霄中烟,勃若曜景华,武城带神锋,恬照吞清河,阊阖临丹井,云门郁嵯峨,七非通奇盖,连宛亦敷魔,六天横北道,此是鬼神家。此六天之宫名,诵之辟鬼邪也。

寂通寄兴感,玄气摄动音,高轮虽参差,万仞故来寻,萧萧研道子,合神契灵衿,委顺浪世化,心标窈窕林,同期理外游,相与静东岑。此申情,寄之来缘也。

命驾广酆阿,逸迹超冥乡,空中自有物,有中亦无常,悟言有无际,相与会濠梁,目击玄解了,鬼神理自忘。此论人鬼之幽致也。

罗酆山在北方癸地,山高二千六百里,周回三万里,其山之下有洞天在,周回一万五千里,其上下并有鬼神宫室,山上有六宫,洞中有六宫,一宫辄周回千里,是为六天鬼神之宫。山上为外宫,洞中为内宫,制度等耳。

一纣绝阴天宫,二泰杀谅事宗天宫,三明晨耐犯武城天宫,四恬照罪气

天宫,五宗灵七非天宫,六敢司连宛屡

天宫。念此六天之宫,乃叩齿六下,乃

卧,辟诸鬼邪之气。贤人圣人去世,先

经明晨第三天宫受事,祸福吉凶,诸命

罪害,由恬照第四天宫,北斗君治此

中。鬼官祝曰:

吾是太上弟子,下统六天,六天之

官,是吾所部,不但所部,乃太上之所

主,吾知六天宫名,是故长生,敢有犯

者,太上斩汝形。

右出《真诰阐幽微》第五卷中。

上清三真旨要玉诀竟

#1案敦煌P-2576V号唐写本,首尾均残缺,无标题。残存经文399行,前215行文字不见於《道藏》,后半部分则与《道藏》本《上清三真旨要玉诀》相同。今以敦煌本前半部分

与《道藏》本合校为一本,但仍有残缺。又《道藏》所收

《洞真西王母宝神起居经》,其内容文字与本书基本相同,可作参校。

#2『南』字据上下文义补。

#3『文』字据上下文例补。

#4『和』字据《宝神经》补。

#5『内』字据《宝神经》补。

#6『按』字原作『紫』,据《宝神经》改。

#7『视』字据《宝神经》补。

#8『自在』二字据《宝神经》补。

#9『有』字据《宝神经》补。

#10『药』字据《宝神经》补。

#11『游』字原作『旋』,据《宝神经》改。

#12『营』字原作『莹』,据《宝神经》改。

#13敦煌本第215行至此。以下改用《道藏》本为底本,用敦

煌本参校。只校补道藏本误漏字。

#14『见』字据敦煌本补。

#15敦煌本『赤字经』作『原景赤字经』。

#16『亦』字据敦煌本补。

#17敦煌本『大』字作『水』。

#18道藏本『使』字下衍『力』字,据敦煌本删。

#19道藏本『头』字误作『项』,据敦煌本改。

#20道藏本『反胎』误作『及中胎』,据敦煌本改。

#21道藏本『摩』字下衍『经』字,据敦煌本删。

#22道藏本『就』字误作『笼』,据敦煌本改。

#23#25『常』字据敦煌本补。

#24『发』字据敦煌本补。

#26『手』字据敦煌本补。

#27『使』字据敦煌本补。

#28『五龙』原本作『五飞』,据《宝神经》改。

#29『面』字敦煌本作『向』

#30『造始』,敦煌本作一『告』字。

#31『日』字道藏本误作『目』,据敦煌本改。

#32道藏本『录』误作『绿』,据敦煌本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